周展超(左三)和其他七名“創業醫生”。
  周展超接受採訪。
  “我知道,這是一條鋪滿荊棘的道路,在商業化的今天,我們用微弱的力量來堅守醫療底線。”近日,八位來自全國的皮膚醫療美容專家聚在杭州,在“第四屆中國美容皮膚科學精英論壇”上,發表了“自雇宣言”。這八名醫生,基本都來自全國各大醫院,在皮膚科業界都小有名氣。他們還有個共同點,就是都脫離體製成為了創業醫生,他們的醫學美容診所,都已經或者即將開業。離開體制的醫生,遠不止他們八個。像是之前的網絡紅人@急診科女超人於鶯,也是從北京協和醫院辭職,與北京某民營醫院合作,開始創辦綜合門診。醫療界的“創業流”這真的已經成風了嗎?離開大樹,醫生們的創業路又是怎樣的景象呢?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楊彥
  對話“創業醫生”
  為啥“下海”?
  體制內實現自己的想法太難
  現在醫療美容的市場巨大,這是誰都看在眼裡的。但早在20多年前,市場還未有所動作時,周展超已經看到了這塊市場,但是要在公立醫院的體系里推出新的一塊學科,實際上非常難。“二十年前我想組建皮膚美容激光中心的時候,沒有人看好。在公立醫院,領導不重視的話,你的項目就很難推動下去。”建美容激光中心需要設備,醫院不點頭,是周展超自己去和投資方談,“300萬的投資,如果回不了本,你來找我,我個人傾家蕩產賠給你!”周展超把這份個人的擔保寫進了合同,一手建立起了激光中心,很快就出了效益。瘦田無人耕,耕開了有人爭,雖然效益擺出來了,再往下推,依舊是困難。
  醫院也是個職場,而周展超並沒有在醫院的規則里游刃有餘。感覺到在醫院的體制內無法順利推行自己的想法,周展超在三年前辭去了醫院的職務,開始“單干”。
  “我離開醫院之後,很快有廣東的一家皮膚病醫院找我,我又在那邊做兼職。”周展超很快發現他在廣東這家醫院也存在和在南京一樣的“困境”:“公立醫院骨子裡面的體制決定了,他們技術上會聽我的,但是發展上不會聽我的。”
  周展超曾經在南京一家知名三甲醫院做到了皮膚激光中心主任的位置。3年前,他從那家醫院離開,輾轉開始了自己的自由執業之路。
  創業難在哪?
  設備裝修人員都得管,當老闆不容易
  在杭州舉行的“第四屆中國美容皮膚科學精英論壇”上,記者瞭解到和周展超一樣,全國還有7位“自雇醫生”,他們的診所開在上海、西安、杭州、北京、深圳等地,而周展超醫生的展超麗格醫療美容診所則開在南京。
  美容診所一臺治療儀就得上百萬,光靠一人之力顯然難以承擔。周展超背後是有投資商的。但周展超仍然賣掉了所有的房產,全部投到了籌建中的診所中。“現在我可以說是傾家蕩產了。”為什麼要這樣做?周展超說為的是話語權。“如果不參股,商人會操縱你,你有了話語權,你能在股東會上說上話,可以保證診所的方向。”看多了醫美市場上那麼多的“韓國流”“莆田流”,周展超說他想儘量避免醫院染上過重的銅臭味。
  從去年12月份開始正式籌辦,到現在周展超已經心力交瘁。成為“創業醫生”之後,周展超要管著診所設備、裝修、人員等所有的雜事,各種執照的辦理也得親力親為,其中周折無數。“就拿租的這個場地來講,兩塊二一平米一天,一年下來已經四十多萬。這還只是一項,所有工作人員來了,十來號人,工資加上五險一金,平均一人一個月要一萬塊。”
  “像是租房,原本以我個人名義租的,合同里寫好公司成立後直接轉到公司名下。但領執照當天又說不行,得從房產局開始全部流程重走一遍。”周展超感慨,經濟的壓力、事務的繁瑣都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隨時可能放棄。
  創業能走多遠?
  “等我活下來再來投靠我”
  “在國外,民營醫療其實才是最好的醫療,但在我們國家正好相反。20年前進入民營醫院的是商人,把民營醫院的口碑做得非常差。”周展超希望的是做一個皮膚美容科的樣本出來。他希望創業的專業醫生能成為民營醫療中的一個群體,最好在醫療美容市場能倒逼其他民營力量,讓原本醫療美容行業的亂象能扭轉過來。
  不過這條路能不能走通,周展超也沒有把握,就像他在微信更新的《我的自由執業之路5》中寫到的,他把自己和另外七位醫生比作了八支蠟燭,微弱,隨時會被風吹滅。
  在周展超的診所工作的,也有三甲醫院出來的醫生和護士。“有兩位護士都是從南京、深圳的三甲醫院辭職出來的,一來她們不太喜歡公立醫院的環境,二來對醫美行業也看好。”也有醫生聯繫,想到周展超的診所來“打工”,但被周展超婉拒了,“我說我這邊業務還沒發展起來,等我活下來了,你再來投靠我。”
  他們也是創業醫生
  急診科“女超人”於鶯:
  2011年10月開始,於鶯在微博上描述醫院趣事、生活囧事,幽默的語言顛覆了傳統醫生嚴肅、刻板的形象,一下成了網絡紅人。2013年,於鶯從協和醫院離職,之後也曾經歷過開辦診所受挫的階段。今年與北京某民營醫院合作,開辦綜合門診。
  血管外科專家張強:
  我國血管外科領域的知名專家。中國醫生自由執業的代表性人物。2012年底,張強正式離開體制自由執業,2014年正式宣佈成立張強醫生集團。按照張強的規劃,他的“醫生集團”可幫助自由執業醫生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簽約、法律支持、團隊構建,讓自由執業醫生順利執業。
  8位自雇型創業醫師宣言
  我們是離開體制後自主創業的開業醫生,在我們的執業中我謹記:
  仁愛,心懷仁慈,與人為善,為求治者提供力所能及的關懷和服務;
  厚德,尊重生命、堅守原則,不詆毀同行、不欺詐患者,自律行醫;
  誠信,不論身份高低、貧富、貴賤一視同仁、誠信醫療,與求治者分享健康快樂;
  博學,不斷進取、跟蹤國際前沿,用所學回報社會。
  我們將以醫療為核心,拒絕過度推銷和醫療欺詐,我們尊重生命、尊重科學。我們有時能治愈,常常是幫助,而總是在安慰,這是我們能做到的,也是我們的承諾!
  我們是創業醫生,我為自己代言!
  潑一潑冷水:好廚子不一定是好的餐館老闆
  醫生創業,該不該鼓勵?江蘇省衛生法學會副會長胡曉翔表示,自己也是一位老醫生,站在老醫生的角度,還是奉勸同行要慎重。
  “很多人會講在國外醫生是自由人,而在國內,醫生是單位人,實際上情況也在發生變化。”胡曉翔表示,即使在國外,近幾年來也出現了醫生“回巢”的現象,即原本自由職業的醫生,又重新應聘到大醫院去,市場經濟已經遠不是以前的市場經濟,沒有必要過度“狂歡”。短時間大量的資本集中到健康產業來,醫生個體的經濟能力,能否“玩得過”雄厚的資本,也是值得大大打上問號的。此外國內醫療服務總量和構成基本穩定,患者喜歡到大醫院就診的取向又是頑固的,診所並不是開在那就有顧客,醫生能從市場上分得多少“蛋糕”,還很難講。
  另外,就像好廚子不一定是好的餐館老闆一樣,精於業務的醫生,也未必能成為一個好的診所經營者。當醫生在醫院時,有很多事務是有人代勞的,醫生不用自己交水電費,不用和各種行政部門打交道,能把精力都放到業務上。而創業的醫生,個人暴露在整個社會之中,事事都要經手,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有時候也要想下,你在醫院比如一天能看30個病人,但自己開業之後因為患者少,或者被雜事影響只能看10個病人了,這是不是也是種資源浪費呢?況且還要問一句,在開始無法盈利的情況下,醫生能否堅持住自己的底線?”  (原標題:不當三甲醫院科主任 辭職賣掉所有房產,自己做老闆)
創作者介紹

餵奶

jg32jgoj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